Home 未分类 一趟颠簸的航程 – 全都在于身体有没有准备好飞行

一趟颠簸的航程 – 全都在于身体有没有准备好飞行

3.5 年在陆地上忙着做三个宝宝的全职妈妈之后,确实需要一段时间让身体重新适应在空中的工作。开始的时候并不顺利,也没有多留意自己身体发出的警讯。一大早的登机手续、长途的飞行、短暂的机场酒店停留。长期的缺乏睡眠,然后在家里,三个孩子和一个丈夫挣扎着适应那个平常从清理房子、洗衣到买菜,把家里的一切都打点好的人,突然不在了的事实。

尤其是不确定我何时会再回家,这对于我两个最小的孩子来说更是难以接受。我自己也必须习惯在一个人在酒店的床睡觉。一大早睡醒,要确保我自己吃够喝够,然后还有飞行。

我一直都很喜欢飞行,但是不稳定的气流常常会让我觉得很累,有时候甚至会晕机。虽然如此,这些从来都不会对我造成太大的困扰,而我也从来不会害怕飞行。直到上个星期一,在一趟飞往法国尼斯的飞机上。我前一晚在奥斯陆的机场酒店睡得实在不好,隔天就登机。尼斯过后,我即将飞往哥本哈根,所以其实那天的工作时间是挺短的,只有四个小时,然后就是休息日了。

我当天早上没吃什么早餐,而是选择了在机场里的一张椅子上睡一小觉,我就有足够的精神飞行了。至少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当天的班机很满,所以花了大约一个小时才派完餐食,才有时间坐下来吃点东西。这时,飞行甲板传来叮当的响声。飞行员想告诉我们在十分钟后会遇到气流。他们会亮起安全带的指示灯,然后我们剩下的航程就必须要一直坐着(45分钟)。可是。。。我本应该是要吃饭的呢。嗯。没时间吃了,只能喝几口水,然后就要去确保厨房里的东西都固定好了,推车存放好来了,乘客也系好安全带了。然后,再赶回厨房坐好、系上安全带。

这次的气流很严重。我知道阿尔卑斯山脉(The Alps)上不稳定的气流常常会导致飞行颠簸,而今天早上就是这个情况。我马上就感到晕机、冒冷汗和作呕。坐在我旁边亲爱的同事把一个纸袋递给我,以防万一。我尝试喝点水,尽量平静和深深地呼吸,但气流一直持续不断,所以我让同事告诉队长,让她知道我身体感到不适。

我问了我的同事看他介不介意换个位子,让我可以面朝前方,他同意了,也协助我从我的位子移到他的位子上。当这一切在发生的同时,这些想法就在我的脑子里闪过。“我在这里干什么?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是心胀病发作吗?我是不是要晕倒了?Lasse即将成为单亲爸爸吗?”呼吸啊Anne-Mette,呼吸、思考。如果你的乘客在飞行途中身体不适你会怎么做?氧气!对了!我请一位同事帮我把氧气筒拿过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呸!味道一点都不好。然后我同事就建议我吃点东西。我喝了一点苹果汁过后,感觉好了一点。

最后终于要降落了。感谢神啊!我即将着陆、呼吸新鲜空气了。飞机着陆时很费劲,并在几秒过后,我们又往天上飞去了。不,不,不。说好的陆地和新鲜空气呢?之后飞行员解释说原来由于有一阵突来的强风,所以我们进行了所谓的复飞。因此,我们又在气流不稳的上空中盘旋了20分钟,再重新着陆。这一次的着陆很顺利,我们终于抵达尼斯了。一位医生过来帮我做检查,建议我留在尼斯,直到我身体好了之后再回家,可是我当时真的很想回家,所以他们让我以乘客的身份坐在飞机的前排飞回家,也很清楚地指示我,让我回到哥本哈根之后就去看医生。

又一趟颠簸的航程后,我终于回到家了。整个人感到疲惫不堪,并且也上了一堂课:疲劳真的不是开玩笑的。吃饱睡好真的很重要,尤其是在飞行之前。也记住我们的身体在平常在家里的星期一能承受的和在没吃或睡够的情况下经历一趟颠簸的飞行航程后的反应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全都在于你的身体有没有准备好飞行。身为一名空服员,我们时刻要保持警惕,随时准备应付紧急状况,而我上个星期一并不处于良好的状态。